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躁动的阳江:“调味品之都”下海捕风

2019-06-24 11:38
角马能源
关注

热浪在甲板上翻滚。胡涛文带领十余位同事行走在海上稳桩平台,厚厚的红色劳保服早已湿透。

他所工作的“创力”号起重船,正在为中广核阳江南鹏岛400MW海上风电场25台风机机组进行基础施工。

不久前,这个中国曾经最大单体海上风电项目,让阳江这座GDP与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相差无几的广东边缘小城,站上了全球海上风电的舞台中心

海上风电的热潮,正席卷着阳江458.6公里的海岸线。这片曾因“南海一号”南宋古船而闻名考古界和盗墓小说界的海域,如今吸引着无数海上风电掘金者蜂拥而至。

在这些掘金者的搅动下,阳江被彻底搅热。去年,阳江核准的海上风电装机量,甚至超过海上风电第一大省——江苏省。

核准潮中,外来者、“地头蛇”等多方势力在这个试炼场中互相角力。三峡集团和中广核、广东省能源集团(原粤电集团,下称“粤电”)之间,发起了圈地争夺战。同时加入战局的还包括金风科技、明阳智能、龙源振华、亨通光电等上游供应商。

在中国风电行业30余年的发展史中,作为硬币的另一面,曾有着陆上“风电三峡”之称的甘肃酒泉,它的最终凋敝或许是一记警钟。

阳江能避免重蹈覆辙吗?与远在3000公里外的酒泉不同,这座临海小城背靠粤港澳大湾区,产业配套也日趋完善。

但对所有入局的玩家而言,这个疑问或许也是当下躁动的阳江,乃至整个中国海上风电行业必须面对的考验。

躁动的阳江

2019年6月5日晚21点45分,中广核阳江南鹏岛400MW海上风电场依然灯火通明。

一根直径8.4米、长96米、重1550吨的基础桩直插入海。随着MENCK-3500液压冲击锤最后一锤结束,龙源振华首根单桩顺利完成基础施工。

这家由龙源电力和振华重工合资而成的工程公司,是中国单桩基础施工和海上风机安装领域的翘楚。

事实上,在这片仅有64平方公里的海域,诸如龙源振华等细分领域的龙头公司正在大量涌入。

胡涛文与“创力”号上70多名工人一起,在南海六月高温多雨的日子里连续作战。上海打捞局特意将这艘起重能力达4500吨的旗舰起重船的“首秀”地点定在阳江。

不远处,“宇航3000”、“海龙兴业”等作业船传来阵阵轰鸣。因打捞“南海一号”而享誉全球的“华天龙”号,承载着振华重工剑指阳江的雄心,也已驶入这片红海。

此时正在酝酿接盘华为海洋的亨通光电,早在一年前便拿下这座海上风电场的220kV海底电缆项目。

中广核搭建的舞台,为海上风电明星供应商们提供了一个同台亮相的机会。

这家扎根广东的能源央企,在前些年核电遇冷的行业寒冬中,不得不加快在新能源领域的多元化转型。

两年前,中广核拿下南鹏岛项目。这是阳江核准的第一个海上风电项目,中广核也因此成为阳江海上风电的拓荒者。

此后两年,阳江海上风电产业如火箭般飞速蹿升。

去年12月,一份年度统计数据曾引发行业剧震。截至12月中旬,广东省共核准18.7GW海上风电项目。其中,阳江以8.4GW占据近半壁江山,甚至超过海上风电第一大省江苏去年全年的核准量。

但中广核并非这片领海的唯一霸主。来自广东本土和首都北京的竞争对手随后对这家核电巨头的风电领主地位发起双重夹击。

中广核南鹏岛项目核准短短一个月后,粤电便拿下阳江沙扒300MW海上风电项目。

但彼时的中广核和粤电负责人或许都不曾料到,一年后,来自北京的“后起之秀”三峡集团会成为这场圈地运动中最大的赢家。

从2016年开始,三峡集团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卢纯频频造访广东。在他的积极奔走下,三峡新能源与阳江市签署海上风能资源综合开发项目战略合作协议。

此后,三峡新能源在阳江攻城略地。三峡新能源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角马能源,其在阳江的核准装机量达到470万千瓦。这一数据接近中广核的两倍。

当三峡阳西沙扒海上风电场传来“嗒嗒”的作业声时,位于阳江高新区港口工业园的明阳叶片厂也开足了马力。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