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最高限电60%!甘肃弃风困局为何持续恶化?

2015-09-02 10:59
九一隐士
关注

  “我们6月开始参与交易,可7、8月限电比例仍大增。事实证明,交易难以改善弃风限电情况。”另一家企业的负责人更为直白,“按照常理,让风电参与发电权交易和大用户直供的前提应是保证企业基本收益,比如保障风电全年利用小时到达2000小时,2000小时之外的风电参与竞价。”

  矛盾“无解”?

  在多位新能源企业人士看来,目前甘肃新能源消纳已“无解”。由此,酒湖特高压成为了甘肃新能源企业的最大期盼。据记者了解,酒泉至湖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已于6月3日开工建设,预计2017年初建成投运。该项目总的电网输送能力将超过800万千瓦,满负荷情况下每年将可外送电量420亿千瓦时。

  事实上,在消纳不力的背景下,目前甘肃河西地区已暂停新项目审批。但据接近甘肃省政府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在陇电入湘特高压工程的刺激下,甘肃方面“正在酝酿”同步启动“千瓦千万风电基地二期项目”,新建500万千瓦风电和150万千瓦光电。

  “现在项目管理权限都在地方,在稳增长压力之下,地方缺乏有效制衡机制,这类事情会一再发生。”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甘肃的“扩张举动”也确非个例。国家能源局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风电限电现象出现明显反弹,限电量达到175亿千瓦时(相当于同期北京市居民生活用电量的2倍),同比增加101亿千瓦时,限电比例15.2%,同比上升6.8个百分点。面对这种局面,部分省份的地方政府仍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单纯为了拉动当地投资,在不具备电网送出等开发条件的前提下,催促开发企业开工建设项目;再加上,有的企业也急于扩大规模、抢占市场份额,不计后果加快项目上马,造成无序建设,导致限电形势进一步加剧。

  对于甘肃的这种现状,多位行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新电改方案9号文的执行层面的文件还没有下来,电力体制、机制改革未推进,就不可能保证可再生能源优先上网。

  对此,行业人士提出,从大的政策层面而言,“第一,可再生能源法中规定电网要保障收购可再生能源,这实际上是一个标准问题,电网吸收多大比例的风电电量是保障性收购?国家应尽快根据实证经验确定这个比例。第二,必须明确这部分发电空间由谁让出,用什么方式让出,是用承担法律责任的方式,还是其他办法?这需要以政策或法律、法规的形式确定。”

  就地方政府而言,专家建议,地方政府应制定相应规划,让新能源发展与整个电力系统发展相协调,不盲目上项目,保证优化发展;同时,各省政府之间应打破条块分割,优先使用清洁能源,以实现减排承诺,发展低碳经济。

  对于电网公司,甘肃新能源企业的要求则显得更为迫切。“希望西北电网能重新考虑跨省联络线考核制度,建议国家电网[微博]以促进新能源保障性全额收购为前提,优化调度考核方式、适当提高断面稳定极限值。”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