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最高限电60%!甘肃弃风困局为何持续恶化?

2015-09-02 10:59
九一隐士
关注

  由于本地消纳能力有限,外送对甘肃新能源消纳意义重大。据记者了解,目前甘肃全省送出电量超过87亿千瓦时,预计今年的数字在110亿千瓦时左右,主要目的地包括青海、山东和华中地区,但三地接受外来电的内生动力正明显衰减。以2014年为例,当年华中接收的甘肃新能源电力为46亿千瓦时,同比降幅超过25%。最新统计数据则显示,今年上半年,华中地区仅接收了13亿千瓦时来自甘肃的新能源电力。

  与之相对应的是持续下滑的电力消费增速。中电联近日发布的《2015年1-7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显示,1-7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3166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8%,增速同比回落4.1个百分点。9省全社会用电量出现负增长,其中包括去年接收了49亿千瓦时甘肃新能源电力的青海,其用电量增速下降了5.9%,全国排名倒数第一。

  在一线风企看来,除了外省市接受外来电的内生动力减弱之外,联络线考核也是导致近期甘肃新能源消纳不畅的一个关键因素。2014年9月,西北网调开始对西北五省进行跨省联络线考核。“实施联络线考核后,西北电网将调管权下放至省级电网,收紧了跨省交易权限,不仅控制总量,还要控制何时外送、送多少,超出计划就是白送,不结算电费。”当地一家风电央企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甘肃新能源占比大,调峰能力不足,为减少和避免考核,甘肃省调践行的原则是尽可能压低新能源出力,极端情况下甚至将全省风电出力降为零。”

  多家风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联络线考核实质上是将消纳压力转移给了新能源企业。对于联络线考核后带来的限电比例上升,电网公司应该以更加积极主动和负责任的态度来改善这种现状,降低限电比例。

  近渴难解

  新能源消纳形势异常严峻,甘肃省政府不得不出手“救市”,以解近渴。据记者了解,从经济可行的角度出发,目前甘肃缓解新能源消纳的主要尝试有两个,一是参与风火发电权交易,二是试点大用户直供电。

  在发电权交易方面,甘肃已于今年5月底小试牛刀——中国铝业兰州分公司自备电厂(3×30万火电机组)拿出6亿千瓦时电量,与甘肃新能源企业做发电权交易。记者拿到的交易文件显示,近百家风电场及光伏电站参与其中,部分新能源企业给出的发电权报价已超出甘肃的火电标杆电价(0.325元/千瓦时),6月的最高度电成交价达0.3556元。这意味着新能源企业要拿出部分补贴电价,让利给对方。

  新能源参与大用户直供电则面临负荷波动大的弊端,并因此产生挤占通道之嫌。“经过计算,如果风电参与大用户直供电,大用户用电100万千瓦时,实际只有约30万千瓦时来自风电,剩下的70万千瓦时还要靠火电和水电供应。”一位风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一线企业实质上并不认同上述两种交易方式,目前参与交易只能说是一种无奈抉择。

  “参与带有一种半胁迫的性质,现在别人都在做,你不做能行吗?毕竟这关系到利用小时数,还会直接影响出力分配。”一家企业负责人说,“按照电改9号文及其配套文件,新能源应享有优先调度权。现在不仅优先权没有,在风场不能盈利的情况下,我们还得让出3毛多,现在发一度电只能收回2毛多钱的边际效益。”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