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央企拆分角斗场 五大发电等企业的脱胎地

2014-04-25 10:13
魏丁小陆
关注

  本届政府上台伊始,央企体制改革本有望成为“李氏经济学”激发市场活力的强心剂,但国资当局新任掌门的落马使得这一进程趋于隐抑。风平浪静之后,近期关于拟设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汇金二号”收编上市央企股权的传闻重新引起公众关注,央企户数再次进入缩减通道似乎已无可避免。

  央企数量变化背后是不同时期的国资管理思路。在李荣融主政期间,国资管理的主旋律是对央企户数做减法,大多是协调大型绩优央企重组相对弱小央企,以至于2008年至2010年间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能看到“国资当局履行出资人职责的企业调整(减少)为若干户”的公告。那一轮整合携四万亿计划之威,在较短时间内将央企名录缩短近1/4,同时使得多家央企借助规模优势进入世界500强。国有独资企业的资产腾挪一纸红头文件尚能搞定,但随着央企资产不断注入上市公司,加之既有企业对于接收盈利能力欠佳资产日渐慎重,“拉郎配”变得难以为继。国新公司因此于2010年底成立,由具备丰富重组经验的宝钢原总经理谢企华担纲。作为早于“汇金二号”的控股平台,国新公司确实承接了上海华星、印刷集团等央企股权,但救火队员的出身,使得它不可能获得更多国家资本,加之人事任免授权也不充分,注册资本不足百亿的国新公司行为能力始终有限,很难说实现了设立之初的目标。

  在诸多减法案例中,2013年国机集团重组二重集团尤其值得一提。按照当前央企管理序列,前者为正局级而后者原属前53家副部级央企之列,通常情形是后者重组前者,如航天科技集团接收乐凯。国机集团的逆袭既令人吃惊但也在情理之中:计划经济下传承而来的江湖地位关乎座次,但市场经济下的收入、利润指标却决定生死——国资当局绝不愿让政府高层看到任何一个企业在其治下破产,哪怕这意味着对传统的违逆。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