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吉林风电举步维艰 出路在何方

2013-05-10 14:40
魏丁小陆
关注

  被挤占的电量

  4月中旬的长春,街道的胡同里依然留着厚厚的残雪。就在记者前往白城,途经松原地界时,车窗外仍旧飘起了雪花。

  吉林的冬季漫长而寒冷。一般从当年10月到来年4月,气温最低可达零下30多度。供暖自然成了当地的头等大事。在白城当地供暖期一般都在170天左右。

  冬季是风电最好的时候,“三北”地区又恰逢供暖期,而当地以火电为主电源结构单一,抽水蓄能、燃气电站等灵活调节电源比重不足2%,此时由于供热机组比重大,基本没有调峰能力。与世界几大风电国相比,2%的调峰能力确实较低。在全球风电装机规模最大的几个国家中,西班牙的快速调峰电源比重达到34%,是风电的1.7倍;美国高达47%,是风电的13倍。

  也就是说,北方风资源相对集中在冬季夜间时段,而这时正是用电负荷的低谷时段和取暖供热的高峰时段。为了满足建筑取暖供热需要,热电联产机组需优先运行,几乎把电力负荷的空间全部占去了,风电机组被迫弃风停运。

  来自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2012年吉林省电网直调装机容量为1932万千瓦,其中供热机组为1278万千瓦,最大用电负荷为875万千瓦,最小用电负荷仅为397万千瓦,在用电低谷时段根本没有风电的运行空间,致使全省风电运行只有1420小时,1/3的电量被白白弃掉。

  在这种情况下,为减少弃风限电只能通过压减火电负荷来实现。在秦海岩看来,此前国家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和《节能调度办法》规定是优先发展可再生能源。也就是说,如果遇到这种冲突理应先停火电,后停风电这种可再生能源,但现实的局面是,风电必须给火电调峰让路。

  秦海岩说,现在常以取暖需要保障火电发电为由,限制风电发电的做法,实际是利益问题。如今东北一些地方在搞风火交易,只要风电愿意发电利润与火电分成,火电可以让渡一部分发电份额。如果再不落实《可再生能源法》里规定的“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的电量”解决风电弃风限电,风电企业将面临很大问题。

  目前,北方城镇民用建筑面积约90亿平方米,其中70%采用集中供热方式采暖,其余为分散采暖或无采暖设施。集中供热系统的热源一半由热电联产方式提供,另一半由燃煤、燃气锅炉提供,每年建筑取暖的煤炭消费量约1.6亿吨标煤。此外,广大农村地区冬季采暖的能源消费量也很大,很多地方也以燃煤为主,而且效率更低,污染物排放更多。

  吉林白城为确保居民供暖,当地的火电厂仍旧需要从周边省区运煤。而远在300多公里外的霍林河煤矿则是煤炭的主要来源地。“一边是大量的清洁能源风电白白浪费,一边是满足燃煤机组发电供热消耗煤炭,这是既矛盾又无奈的事情。”当地人士感慨道。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