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世界能源版图裂变下的中国冲击

2012-08-01 15:00
flinay
关注

  BP发布的2012年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去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增长2.5%,中国高达8.8%,而发达国家大多为负增长。事实上,金融危机带来了全球经济格局的巨变,与此同时,全球能源格局也悄然发生变化。依托“能源独立”战略和非常规油气的大规模开发,北美地区已崛起为可跟中东比肩的全球能源高地,世界能源、经济乃至地缘政治版图正在经历着深刻改变,而这必将给中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全方位挑战。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最新发布的《2012年能源展望》报告,美国2010年能源自给率为78%,创20年来新高。实现“能源独立”是历任美国总统的理想和目标,在“能源独立”战略的推动下,近些年,近海石油开采,新能源发展,以及页岩气等替代能源的爆发式增长,使美国逐步摆脱对石油的过度依赖,并有望成为世界能源供应版图中隆起的板块,这不仅增强了美国的战略腾挪空间,也必将对全球能源市场以及中国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两次石油危机以来,历届美国政府都承诺采取措施实现“能源独立”。无论是1974年尼克松的《独立运动计划》、1975年福特的《能源独立法案》、1977年卡特的《国家能源计划》、1987年里根的《能源安全报告》、1991年老布什的《国家能源战略》,还是1997年克林顿的《联邦政府为迎接21世纪挑战的能源研发报告》和2001年小布什的《国家能源政策报告》,都将“能源独立”作为政府孜孜以求的理想和目标。

  奥巴马入主白宫后则以新能源为主要切入点,设定了自己的战略:“一是在本土寻找和生产更多的石油;二是通过更清洁的替代燃料和更高的能源效率,全面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以在未来十余年内把美国的石油进口量削减1/3,提高美国能源的独立性。近年来,由于美国油气产量,尤其是页岩气等非常规资源产量大幅增长,同时国际金融危机导致的美国石油需求减缓甚至负增长,美国“能源独立战略”取得显著进展,已经彻底扭转了能源自给率下滑的态势。过去的6年里,美国能源自给率逐渐提高,在2011年达到81.4%,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计在2035年将达到87%。

  2000年以来,由于页岩储层描述技术以及钻井和完井技术的进步,以及天然气价格较高,美国页岩气产量出现了爆发式增长,这大大提高了美国的能源自给率。根据EIA在《2011年能源展望》中的预测,到2035年,美国的页岩气在天然气总产量中的比例将上升至45%,美国能源总消费中的净进口比将由此降至17%。页岩气的迅速发展不仅在改变美国的能源结构,也将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重要影响。一方面,原本为世界最重要的天然气进口潜力国之一的美国,因页岩气产量的增长正在减少来自加拿大的管道天然气和中东、非洲地区的液化天然气量,并大幅降低天然气价格(美国天然气价格自2008年以来降幅已超过80%)。而页岩气的开发使得美国可能成为“准出口商”,由此而产生的挤出效应正在改变世界天然气贸易的格局。

  全球能源格局巨变让中国能源战略和能源安全的重要性更加突出,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能源供应不足已经成为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而因美国“能源独立”战略导致的全球能源格局和战略布局的调整将使我国能源发展和安全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首先,石油对外依存度逐年攀升,能源安全受到威胁。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大致每年提升3个百分点,2011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56.5%,远超美国。2011年欧佩克一揽子油价平均每桶107.46美元,以每吨为7桶来进行估算,我国2011年原油进口花费1910亿美元,接近新增GDP中的两成,能源安全形势异常严峻。

  其次,能源需求“东移”使中国周边环境更趋于复杂。亚太作为全球增长最快的能源消费中心,由于区域内能源需求与供给不平衡,也面临着能源资源的竞争,特别是我国与印度、日本等消费大国可能面临着比较激烈的竞争。如果再加上因海洋油气开发而涉及海疆主权的,还要被迫应对来自菲律宾、越南等国的挑衅,能源问题政治化倾向将更为突出,我国面临的周边环境将更加复杂。

  再次,面临角色转变,“搭安全便车”将受到严峻挑战。过去30年中国的崛起,得益于建立在美国所主宰的国际秩序基础上的全球化进程。在这一秩序中,我们享受着安全的能源通路和庞大的海外市场,处于“搭安全便车”地位。然而,随着美国调整中东战略,不再把更多的财力、物力用于维护全球能源通道安全上,全球能源投资和能源通道将面临新的不确定性,进而放大我国能源外部供应的风险。

  面对日益突出的能源供需矛盾和国际能源格局变化,未来中国必须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能源发展大局,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按照互利合作、多元发展、协同保障的新能源安全观,充分利用全球能源资源,这是我国能源安全必须坚持的长期战略。美国“能源独立”的经验表明,国内石油资源是保持石油安全相对独立的重要基础。从我国石油资源情况看,尽管难度越来越大,但仍具有保持石油产量持续增长的基础。我国东部石油仍有增长空间,估计待发现资源量为180亿吨,待探明石油资源潜力为68亿吨左右;西部地区处于勘探中早期,待发现石油资源量超过114亿吨;我国近海待探明石油资源量为86.31亿吨,石油探明程度仅29%,尚处在储量发现的高峰期。加快海上和西部石油勘探开发将是我国石油产量增长的主战场。

  此外,必须积极推动“走出去”战略,强化全球能源供应能力建设。中国必须有“大能源观”。要进一步地与东亚地区的能源进口国加强合作,争取共同开发周边国家如中亚、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共同开发中东地区油气资源,共同开发输油输气通道和战略管线,增加多元化能源供给,增强中国的全球能源供给能力。

  能源革命的瓶颈是技术,只要技术攻破了就会爆发出产业聚变的能量。事实证明,随着技术的不断突破和创新,握有核心技术的美国公司和机构正在成为国际能源市场上最大的赢家。届时会有大量的跨国公司对外输出技术、设备乃至标准,美国将控制新能源领域的制高点。因此,中国必须在技术和创新上夯实基础,积极研究和跟踪重大能源技术的变化趋势,加大对页岩气等非常规能源的勘探、开发的科技投入,特别是提升关键技术的自主创新能力,只有这样才可能为新一轮能源革命提供战略技术储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