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海上风电首轮招标项目开工难

2012-07-25 09:40
退思
关注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副理事长施鹏飞称,海洋局的基本思路是希望供电厂离岸越远越好,对海上风电来讲,水深了,成本风险便会提高。

  陆上风电发展放缓之际,更加接近用电负荷地的海上风电成为了业内瞩目的焦点。不过,与风电业界的踊跃参与、国家能源局雄心勃勃的规划相比,海上风电的现实要冷酷得多。自2010年10月公布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中标结果之后,将近两年过去了,首批的4个项目均未开工,至今仍是茫茫海水一片。

  “首轮海上风电招标项目,从法律意义上看是存在的。但从实际上看,已经名存实亡了。”5月30日,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在2012上海国际海上风电及风电产业链大会上如是说。

  李俊峰称,由于国家海洋局和国家能源局等主管部门没有做好规划的协调工作,招标后发现,原有“风电场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往外延伸了,水深也变了。原来投的价格是否有效也很难说”。

  中国对海上风电寄予厚望。国家能源局的规划显示,中国希望在“十二五”末年海上风电装机达到5GW(1GW=1000MW,1MW=1000KW),到2020年达到30GW。

  “第一批4个项目地址都变更了”

  提及第一批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上海电气风电设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琦感慨道,“将近2年了,还是没法推进。上海电气是首轮中标的3家设备企业之一。但现在的问题是,各政府部门缺乏整体规划。”

  刘琦称,上海电气与山东鲁能中标了国家能源局招标的东台项目,但后来海洋部门称该区块是自然保护区,“于是要求我们需要从原地往深海推进10公里。这就涉及到海事局、海洋局、军事,海底电缆,渔民等等问题。手续得重新走一遍,非常复杂。据我了解,当年第一批的4个项目,地址都变更了。现在要全面启动缺乏基础,缺乏国家相关的主管部门的协调、配合,以及法律法规支撑。”

  另一家海上风电生产企业华锐风电也直言,风电场址的变更对其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根据华锐风电提供的数据,华锐在首轮招标中,中标滨海和射阳两个共计600MW的近海项目,其余两家风电机组制造企业分别中标大丰和东台各200MW潮间带项目。

  华锐风电首席战略师胡渭感慨,整个策划的时候,各部门协调做得不够,“一期招标需要的风机都制造好了,但项目停滞着,安不上去啊,你说影响大不大?涉及到好几个项目呢。”

  “这不光是国家海洋局的问题,还有功能区划的方方面面,所有和海洋使用有关的单位都要协调好,把功能区划分开。”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副理事长施鹏飞称,“海洋局的基本思路当然就是希望供电厂离岸越远越好。但这样对风电来讲,水深了,成本风险便会提高,所以就存在反反复复的一个协商过程。”

  “板上钉钉后再把钉子拔下来”

  由于缺乏各利益相关方的规划蓝图,共识无法取得,于是各部门间争论与扯皮便成了常态。

  虽然去年国家推出了海上风电选址的标准,称“海上风电场原则上应在离岸距离不少于10公里、滩涂宽度超过10公里时海域水深不得少于10米的海域布局”,但这一原则仍旧被指过于宽泛。

  李俊峰称,“海洋局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们,哪些区域可以做风电。5GW也好,30GW也好,我们能够在哪里做?不把这些东西搞清楚,2020年5GW都不现实。今天大会本来请海洋局过来的,结果他们也没到。”

  “国家的海上风电特许权中标都定下来了,还是要改。这就好像板上钉钉了,却又要把钉子拔下来。接下来怎么发展,这事就不好说了。”施鹏飞称,“规划风电厂址调整了,成本要增加,中标的电价调不调,这一系列的问题都要解决。不然的话,本来电价就够低了,难度再增大,运营商肯定赔。”

  施鹏飞称,如果像之前特许权那样的进度,到2015年这5GW能否完成不好说,“现在已经只剩下三年半了,所以我也很着急,不知道政府有没有什么措施。”

  业内人士称,由于一期的开工还遥遥无期,因此二期招标也悬而未决。至于海上风电标杆电价如何推出,更是难上加难。

  “电缆线路规划应先行”

  目前全球海上风电开发主要集中于欧洲。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秘书长Steve Sawyer提供的资料,目前欧洲海上风电的装机截至2011年年底已接近40GW。

  丹麦风电巨头维斯塔斯中国业务开发副总裁徐侃称,在海上风电规划方面,来自欧洲的经验值得分享。那就是通过政府介入来保障投资者的投资收益,并且降低海上风电终端用户的消费成本。

  徐侃透露,技术可及的海上风电资源分布图是不同于可实施的海上风电资源分布图的。这是因为合适的选址必须考虑各方的利益争议,“利益争议区域集中于以下领域,海运航线、渔业区、自然保护区、矿产资源区、军事管辖区、电网连接能力、近岸区域的视觉影响,等等。”

  “丹麦处理上述问题的方法,是采用MSP(marine spatial planning,海域空间规划)法,即让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官方和公众(参加)听证会。”徐侃说。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