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广东海上风电开发 “弃滩涂 谋出海”

2012-07-10 16:25
kumsing
关注

  抗风难题

  广东海上风电将并不充足的滩涂资源让了出去,直接从近海风电起步,却遇上了台风这个难缠的对手

  “按照广东省的规划,没有一片海上风场设在滩涂上。”史磊一句话道出广东海上风电场的另一种思路。

  史磊,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中国能建广东院”)海上风电规划项目的项目经理,《广东省海上风电场工程规划》编制者之一。

  潮间带项目在全球海上风电中占比并不高,大连海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栾维新说,易与其他用海方式产生冲突是其最大的缺点。

  在选择技术路径之时,广东海上风电将并不充足的滩涂资源全部让了出去,直接从近海风电起步。然而,这一次广东却遇上了“台风”这个难缠的对手。

  “当初引进欧洲技术时,一眼就看到了这个问题,欧洲风电大国不闹台风。”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明阳”)副总裁朱荣华表示,如何抗台风是广东海上风电开发的一项核心技术。

  “我们现在设计的风机,已经可以对抗广东过去50年内发生的最大台风。”说到这,朱荣华伸出了一只手掌。

  相比之下,王海龙博士所在的“中国能建广东院”项目组,则更重视整个广东省近海台风的基础研究及风电场运营期的台风应对策略。

  2008年第一次见识广东台风时,研究海洋水文及气象气候的王海龙还不知道将来他会和海上风电打上交道,“当时对台风的研究还主要集中在其对陆地的灾害性影响,几乎没有人专门研究台风对海上设施的破坏。”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全国的海上风电的布局、开发、研究工作全面启动。

  从2009年承担广东省海上风电场工程规划伊始,中国能建广东院就开始了对海上风电抗台风的研究。研究者们在广东近海竖了一批测风塔,收集了整整一年的实地数据,又与国内多个权威的气象部门合作,将广东的台风历史数据和近年来特种台风观测数据纳入了研究。

  王海龙颇有信心地说:“我们不仅系统地分析了台风本身对海上风电设备的影响,还研究了台风带来的台风浪、风暴潮等对相关工程勘测设计的影响情况和应对措施。”

  如今,项目小组在应对台风上已经有了阶段性的研究成果,“首先在风电工程前期勘测设计设备选型和风场布置做到针对性的预防,而且在风电场运营期只要能够合理地预报台风,不仅不用在台风来时停机,甚至可以利用安全风速发电,提高发电效率。”

  王海龙表示,最初的研究已经渐有成效,“我们同期还设立了20多个针对海上风电的研究专项,相信也会对今后广东海上风电的发展有很大帮助。”

  用海困局

  海上风电现在还是没影的东西,不过海洋资源是实实在在的,每个地区都要权衡开发利弊

  广东加速突破海上风电技术难关的背后,是日益临近的能源危机给广东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考验。

  去年夏季,云贵大旱,西电东送的电量一下子就拉出了1000万千瓦的大口子,广东的用电形势瞬间紧张起来。南粤的能源多元化之路急需再下一城。

  然而,就在江苏等地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风生水起之时,广东依然在耐心地做着《广东省海上风电场工程规划》。

  史磊已经不止一次被人问及海上风电开发的进度问题,但以他为代表的项目组坚持认为,“海上风电开发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各方意见不在规划期间充分吸收,建设时会后患无穷。”

  转眼间,问题就发生了。“第一批特许权招标项目实际上已经不存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项目中标的4个项目已经全部搁浅。而这4个项目未获核准的原因居然是“项目选址变更”。各地区、各部门间的利益协调问题构成了一票否决的致命伤。

  大唐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滨海近海30万千瓦项目、中国电力投资有限公司联合体的射阳近海30万千瓦项目设计方案均未能如期完成,原来的设计方案中居然与当地规划的一个航道及其他用途有冲突。而山东鲁能集团的东台潮间带20万千瓦项目则与“江苏沿海滩涂围垦范围”和“盐城珍禽自然保护区”打了架,这一推就要再往海里走10公里。

  “项目的选址都变了,所有东西都得从头走一遍,这样一来又不知道要推到什么时候了。”在2012上海国际海上风电展上,这样的担忧此起彼伏。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