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风电网

正文

30年中国风电 “十三五”如何破茧重生?

导读: 风电产业成绩斐然,但发展历程并非一路坦途。如今,作为全球第一风电大国,中国风电产业仍面临着种种深层问题的困扰。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弃风限电仍是当前风电产业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弃风限电如何破解?风电还面临哪些发展桎梏?“十三五”期间产业如何升级优化?近期,在宁波举办的中国风电产业创新发展研讨会上,风电开发企业、整机制造企业、产业链配套企业以及专家学者对产业未来的发展思路进行了交锋。

blob.png

“中国速度”何以实现

1986年,中国第一个风电场在山东荣成并网发电,从此拉开了我国风电发展的序幕。

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谢长军是一位“老风电人”,他亲眼见证并亲身参与了中国风电产业的发展历程。“经过30年的探索和积累,中国风电产业走出了一条创新发展之路。”谢长军说。

30年的产业发展史可谓波澜壮阔。我国风电产业从“零”进步,一步一个台阶,发展到如今并网容量达1.5亿千瓦,成为全球最大的风电市场;具备完整的产业链;整机制造在全球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可以说,在多个维度创造了风电产业的“中国速度”。

对于我国风电产业的发展经验,谢长军将其总结为“十个创新”:一是顶层设计创新,通过出台《可再生能源法》,为风电开发提供了法律保障;二是开发模式创新,组织特许权招标,促进风电向规模化、产业化发展;三是税收、补贴等配套政策创新,以保障风电持续发展;四是电价制度创新,确立阶梯标杆电价,保障风电企业合理收益;五是发展规划创新,提升指导产业发展的科学性、时效性;六是开发领域创新,中国风电产业实施“上山、下海、进军低风速和走出去”的战略转型,开拓“蓝海”市场;七是机组技术创新,大型化、智能化、高海拔、低风速形成趋势;八是管理创新,提升风电开发效益;九是发展机制创新,CDM机制促进风电发展;十是体制创新,风电开发主体呈现“百花齐放”之势,促进了风电产业的市场化发展。

“弃风”困局如何打破

风电产业成绩斐然,但发展历程并非一路坦途。如今,作为全球第一风电大国,中国风电产业仍面临着种种深层问题的困扰。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弃风限电仍是当前风电产业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据分析,“三北”地区大面积弃风限电,虽然有共性的问题,但每个地区也有自身的特殊状况。例如,西北地区,风电装机增加迅猛,而电力通道有限,加之远离用电负荷中心,本地电力需求较低,导致电力供应过剩;东北地区,用电需求增长缓慢,电力盈余,且本地有刚性供热需求,普遍存在较大的风电与供热之间的矛盾;华北地区,靠近用电负荷中心,限电水平受外送通道送出计划及通道畅通性的影响较大,突出表现为电网网架结构不合理,外送通道建设与电源发展不匹配等问题。

因此,要解决弃风限电问题,除了化解新能源和传统能源利益博弈,理顺体制机制外,也要针对各个区域“弃风”的不同原因,有的放矢,采取个性化的解决措施。

在谢长军看来,由于组织混乱、交易机制不完善,大规模的市场化交易并没有明显降低限电比例,反而造成风电企业被迫大幅度让利。例如,宁夏的大用户直供交易中,风电企业没有报价、竞争等环节,让利多少、成交电价多少全部由政府设定。对此,他建议,国家要出台相关政策,制定公平、透明的交易规则,创造一个健康的交易市场,发挥好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国家能源局发展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表示,“弃风”的原因是复杂的,包括电源侧、电网侧、负荷侧、体制机制等多个方面。

何勇健分析认为,从电源结构来看,“三北”地区水电稀缺且多为不可调径流式电站,抽水蓄能等调峰电源少,在煤电中供热机组比重高达56%,自备机组调峰积极性不高,导致系统调峰能力严重不足,不能适应大规模风力和光伏发电消纳要求。从新能源送出角度来看,新能源发电与送出工程建设进度不同步,造成部分地区送出受阻。“三北”地区大部分跨省跨区输电通道立足外送煤电,输电通道以及联网通道的调峰互济能力并未充分发挥。从负荷侧来看,近几年电力需求总体放缓,新能源消纳空间受限。电力需求侧管理成效不明显,峰谷差进一步加大。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