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风电网

正文

新能源补贴缺口不断扩大 绿证能否成为强心剂?

导读: 中国绿证交易网显示,7月3日,光伏绿证首日上线,成交价为772.3元;风电绿证当日成交量为321个,均价188.82元。

7月1日,中国绿色电力证书(简称“绿证”)自愿认购启动。一些专家认为,此举可大幅促进清洁能源的消纳,可再生能源消费有望提速;但也有一部分专家认为绿证短期内解决新能源消纳问题有一定难度。

7月1日,中国绿证自愿认购启动。花样滑冰奥运冠军申雪作为绿色电力消费形象大使,以个人名义购买了5个绿证,引发了民众的广泛关注。中国绿证交易网显示,7月3日,光伏绿证首日上线,成交价为772.3元;风电绿证当日成交量为321个,均价188.82元。

什么是绿证?绿证是如何产生的?

绿证全名为“中国绿色电力证书”,是指国家对发电企业每兆瓦时非水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颁发的具有独特标识代码的电子证书,是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确认和属性证明,以及消费绿色电力的唯一凭证。绿证由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按照国家能源局相关管理规定,通过国家能源局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信息管理平台向符合资格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颁发。任何企业和社会公众均可以自愿认购绿证,作为消费绿色电力、支持绿色电力发展的证明。绿证在适用范围上只涵盖了纳入国家财政补贴目录内的陆上风电和光伏发电(不含分布式)。

近年来,我国风电、光伏装机量大幅上升,可再生能源补贴不能按时发放,影响了新能源发电运营企业的现金流,这严重影响了一些企业投资的积极性,其中光伏企业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以前,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高于常规能源发电的差额部分,通过在全国范围,对销售电量征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筹集。从2006年到今年7月1日,我国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标准从最初的每千瓦时0.1分钱提高至1.9分钱,但补贴的缺口依然很大。

面对这一局面,绿证制度应运而生。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秦海岩表示,绿证交易可以部分缓解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的压力。风电、光伏发电企业出售绿证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同时,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在全国绿证核发和认购平台上自愿认购绿证,作为消费绿色电力的证明。而且,认购价格按照不高于证书对应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金额,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竞价确定认购价格。例如,某个河北风电项目所在四类资源区风电项目的标杆电价为0.6元/千瓦时,而当地火电标杆0.42元/千瓦时,那么这个风电的绿电证书最高价为180元/兆瓦时。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政策研究主任彭澎分析,业主选择绿证的动力在于,等补贴估计要等很久,如果绿证能迅速卖掉,且价格接近补贴,业主可以考虑通过卖证书迅速回款,优化现金流。

新能源补贴缺口不断扩大,绿证能否成为强心剂?

对于绿证的前景,一些专家持乐观态度。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易跃春认为,随着政策宣传推广力度不断加大,全社会对绿证逐步认同,我国绿证自愿认购市场前景将非常广阔。

易跃春表示,截至2016年年底,累计补贴资金缺口已达到约600亿元,若按照现行的补贴模式,到2020年补贴缺口将扩大到3000亿元以上,绿证的出现可以更好地弥补资金缺口。易跃春解释说,结合我国国情,我国的绿证价格仍考虑以市场定价为基础,但不高于相应的国家补贴标准。在补贴资金上,采取以认购绿证数量冲抵补贴电量的方法,即发电企业出售绿证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可见,绿证并不是要替代原有的国家财政补贴,而是增加新能源补贴资金来源的一个手段,其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国家财政补贴压力,特别是有利于缓解当前补贴拖欠的状况,大大降低企业的财务成本。同时,新能源发电企业还需要通过技术进步提高整体转化效率,通过规模化管理和竞争性选择,把成本降低,从而逐步减少单位新能源电力的补贴需求。

易跃春说,在我国绿证自愿认购政策出台后,不少跨国公司和国内知名企业纷纷咨询认购绿证事宜,表示出浓厚的认购意愿。相信自愿认购市场的成功开展,必将为下一步基于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绿证强制交易推行奠定良好的舆论基础,并积累必要的实践经验和技术力量。他表示,绿证自愿认购是我国探索绿证机制的“先行者”,是为下一步推行绿证强制交易攒经验打基础。

应充分激发绿证交易各方活力,统筹协调各项改革措施

一些专家认为,绿证体系作为国际上广泛应用的鼓励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的手段,其作用不能仅仅局限于缓解财政压力。应充分激发绿证交易各方活力,统筹协调各项改革措施,让绿证体系推进与能源结构调整相结合,才能真正推动我国电力行业朝清洁、绿色、可持续发展。

这部分专家认为,如果将绿证体系孤立出来看待,新能源企业得到快速获得补贴资金的路径,国家财政压力相应减轻,让人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之感。单纯把买单的责任转嫁给企业甚至消费者,并不能实质上帮助完成电力结构转型。绿证体系必须配套考核机制与监督机制,并与电力市场改革相结合,形成绿证交易市场,才能有效疏导新能源产业内外矛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可再生能源消纳难是目前电力结构转型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绿证体系推出后,可以用强制考核的方式提高绿色电量比例,可以提高绿色电力在社会、消费者中的认可度,从需求和供给两侧推进相关基础设施与政策法规的完善。趋于完善的市场环境又可以反过来促进绿证市场的形成,并最终使得绿证可以自由交易。此外,相关监管部门应做好监督检查工作,防止绿证交易中出现违规行为,并加强对交易双方的监督力度,出售绿证方不得用绿证对应部分电量骗取补贴,配额考核方要明确考核指标与处罚标准,避免出现类似“宁交罚款也不达标排放”的情况,用严格的监管保证制度落实。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